2019年07月07日

|

日語教師口中「讓外國人受挫的日語」為何?

各位回想自己學日語的心路歷程時,
從完全零基礎的50音開始,
漸漸來到單字、文法、助詞、動詞變化的時候,
是不是常常一個頭兩個大呢?
其實不只是學生,
連老師都可能一個頭三個大!
有些地方實在是很難解釋,
但是又不得不解釋。

一位日語教師是否能夠掌握這些細節,
用淺顯易懂的方式解釋給學生聽,
會大大影響學生之間的評價,
甚至是將來的教學生涯。

 

メモ


◆讓外國人受挫的日語為何?

在日本土身土長的日語母語人士,
因為從小就一直不斷地在聽日語,
不是先學單字和文法,
而是先從「聲音」開始學會日語的。


站在(身為日本人的)日語教師的角度,
聽到筆者三歲大的姪女所說的話:
「今これやってるの(現在在做這個)」、
「ダメなんだよ(這樣不行喔)」
等等,
「母語人士」和「學習者」的差異,
打從心底有感而發。

一般的日本人雖然很難意識到,
但外國人在學校學習「やってる(正在做)」、
「ダメなんだよ(這樣不行喔)」這樣的句型表現時,
在學會之前,
必須花很多的時間學習和理解文法。


像這樣,
一般日本人平常完全不會意識到而使用的日語當中,
對外國人而言,
太難而感到挫折的日語其實是很多的。

當中,
從日語零基礎到初級程度左右的學生,

很多人剛開始容易受挫的,
就是「文字」和「數字」。


1. 平假名和片假名的存在

不懂泰語的日本人,
看到那個像是企鵝在排隊的文字時,
竟然也能成為一句話,
想必只會感到不可思議吧。

「平假名」和「片假名」,
對日語學習者也會產生同樣的現象。

平假名、片假名的寫法,
日語程度為零的學生會在最初的兩學期
(*註1)中學習。

這些之後會再介紹,
但基本上在幾乎所有留學生報名的語言學校中,
是採用用日語解釋日語的「直接教授法」,
教室內禁止使用其他外語來教日語。


然而,對於還在學平假名和片假名的學生,
教師當然沒有辦法用日語傳達訊息。
為此,第一次上課時會在白板上寫下大大的「あ」,
一邊手指著這個字,
一邊對學生說「這是あ(adesu)」的話,
會疏忽地讓學生誤以為「あ」唸做「adesu」。
(*註2)

在這樣的狀況下開始學習的平假名、片假名當中,
最初會讓學生們摸不著頭緒的:
平假名的「め(me)」和「ぬ(nu)」、
「わ(wa)」和「れ(re)」、
片假名的「シ(shi)」和「ツ(tsu)」、
「ソ(so)」和「ン(n)」的差別。


特別是對每一個片假名的差異,
相對於會過度強調「『シ』(shi)和『ン』(n)是由下往上寫」,
在白板上寫下好幾次讓學生看的老師,
「雖然寫到一半的時候就知道了,
寫完後還不是分不出來嘛!」
學生當中一定會出那一兩個,
下課後不斷地用英語碎碎念的人。

像這樣無法接受的事物不斷增加的話,
不久後又會出現碎碎念的學生了。

「是說為何除了平假名以外、
卻又有同樣發音的片假名呢。」

世界上存在的語言,
相對於只有一種文字的語言,
日語當中卻有「平假名」、「片假名」、「漢字」這3種,

學生會這麼想也是裡所當然的吧。

然而,對於這一切感到厭煩,
「反正我用耳朵記得起來,所以不會讀不會寫也沒關係」,
像這種準備要放棄文字學習的學生,
在那之後無一例外,
其他項目的學習速度,
都比其他學生還要慢上許多。

 

◆來自喜歡漢字的學生的,超乎預期的提問

2. 漢字

在文字學習當中,
對漢字圈以外的學生而言一般公認難度很高的,
就是漢字。
但讓人很意外地,
包括歐美國家的學生在內,
有很高比例的學生,
記憶漢字字型這件事情上,
比起學習平假名、片假名的時候,
不會感到像那時一樣大的學習壓力。


每一個漢字,
因為都具有「意義」和「原本的形狀」,
相較之下也許比較好記吧。

漢字學習者另一個很大的特徵,
就是會分作「漢字超討厭派」和「超喜歡派」。

後者的學生,
對於漢字的著迷程度真不是蓋的。
讓日語教師只能哭著叫好的,
像是「薔薇(バラ)」、「葡萄(ブドウ)」、「憂鬱(ゆううつ)」等等,
「寫出來給我們看好嗎?」
學生會提出像這樣的請求。


順帶一提那些幾乎都是,
歐美國家的學生們。


另外,漢字超喜歡派的學生,
喜歡漫畫的人也很多。
這當中,如果不是他們的老師的話,
有些想要直接說「那個我哪知道?」而匆匆解決的提問:
「老師、『本気』(ほんき)為什麼要念做『マジ』呢?」、
「『強敵』(きょうてき)為什麼要念做『とも』呢?」
因為真的會有學生問這樣的問題,
為了要能夠解答學生們的疑問,
實際上日語教師必須先在腦內具備許多相關的知識。


另一方面,
前者的漢字超討厭派,之所以討厭漢字的理由,
是因為有「後接假名(送り仮名)」和「音讀・訓讀(音読み・訓読み)」、
以及「例外讀音(例外読み)」的存在。


對他們而言,
「古い(furui)」這個字的後接假名明明是「い(-i)」,
「新しい(atarashii)」卻是「しい(-shii)」的理由?
還有像是「雨(ame)」和「傘(kasa)」接在一起後
會變成「あめがさ(amegasa)」?
這些人會特別去鑽牛角尖去想這到底是為什麼;
此時教師如果用「因為那就是規則」、
「因為是例外」就這樣回答過去的話,
100%只會更讓他們更加討厭漢字罷了。

 

◆數字當中「單位」太多的障礙

3. 數字

初級程度的學生會煩惱的日語,
還有一個是「數字」。

在日本,數字的計算方法有2種,
也就是「一個兩個三個(ひとつ、ふたつ、みっつ)」
和「123(いち、に、さん)」。


只是記單字的話,
對學生們來說還算簡單,
但是一旦把「單位」加上去開始說明之後,
教室一時間會陷入恐慌。
(在那之前學生們已經對「單位很多」就先恐慌過一次了。)

例如,
在數枝數的時候要用「1本(いっぽん)、2本(にほん)、3本(さんぼん)」,
數人數的時候要用「1人(ひとり)、2人(ふたり)、3人(さんにん)」。


在日語教育現場,
某本最常被使用的教科書中,
會先介紹最單純的「1万(いちまん)、2万(にまん)、3万(さんまん)」,
讓學生們感到安心;
然而在那之後,
以下這些例子就會不斷地襲擊他們。

當中最招致負評的,
就是「日期」的唸法。


從「1日(ついたち)」、「2日(ふつか)」、「3日(みっか)」開始數,
好不容易來到了「10日(とおか)」;
才剛講完「之後只要加上『日(にち)』就可以了」,
馬上遇到「14日(じゅうよっか)」,眉頭不禁皺了一下;
聽到「17日(じゅうしちにち)」,不禁歪著頭;
唸到「19日(じゅうくにち)」 ,不禁抱著頭;
來到「20日(はつか)」,終於斷氣了。


------------


*註1)
這裡指的是在日本語言學校的兩學期、
約六個月的時間。

*註2)
「あ」是文字;
「~です(desu)」是文法,
表示「這是~」的意思。

原文中的「『あ』です」是一句話,
表示「這是あ」的意思,
卻可能讓學生誤以為老師唸的是單字。


------------


原文請參考以下網頁內容:
https://news.livedoor.com/article/detail/16451816/?p=1
 

  • 分享